在數位時代,手寫將被鍵盤取代?不,仍很重要!

0
65

轉載自銳傳媒

◎ 獨傲村夫

狄瑾遜(Emily Dickinson 1830 – 1886),美國女詩人,一生寫了1700多首詩,被認為是英語文學最重要的女詩人之一,這是其詩作「Wild Nights,狂風暴雨夜」的手稿。(圖:Wiki)

在人人敲鍵盤、滑手機、不讀書的數位時代,寫了一手醜字、錯字的年輕人,比比皆是。用毛筆、鋼筆寫字,大概會被酸是賣弄風雅。筆劃工整、字體漂亮,往往是受過教育的老一代。科技進步,處處講求方便、效率,寫字被打字取代,傳統手藝受到人們漠視,甚至不屑一顧。電子科技真的樣樣高明?機器人比人聰明?AI比上帝更有智慧?

一項最新的研究顯示,不管對於任何年齡層,手寫都比打字更能刺激大腦的運作,學習的效果較佳。因此,在數位時代,不能整天盯著螢幕,打打打、滑滑滑。還須拿支筆在紙上,寫寫寫、記記記。否則,你有可能既不太會寫字,腦袋變呆瓜。

由挪威科技大學(Norwegian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神經科學研究員奧黛麗•范德梅爾(Audrey van der Meer)領導的團隊,不久前在《心理學拓荒領域》發表了一篇研究報告,探討手寫和打字的差異,分析了這兩項動作涉及的神經網絡,以及各自對大腦聯接所產生的影響。

根據腦部科學研究,神經元(neuron)是神經系統最基本的訊號傳遞單位,從感知到運動,思維到情感,均倚賴神經元來傳遞訊息,而腦神經運作過程並不像人們普遍認為的那樣局部化和靜態,而是以高度動態的方式組織起來,在正常情況下,幾個大腦系統不斷地協同運作,組織極為靈活而複雜,以便達成交付的任務。范德梅爾認為神經網絡不是結構連接(structural connectivity),而是功能連接(functional connectivity),並以此理論作為研究基礎。

范德梅爾的團隊,在校園招募了36名學生來參與實驗,保證大腦不會受到傷害,並給每位一張15美元的電影票作為報酬,測試項目有30項,A組受測者用右手拿數位筆直接在螢幕上以草書寫單字,B組受測者則用右手食指在鍵盤上鍵入單字。研究人員使用高密度腦電圖 (EEG) 來觀察大腦的反應並記錄下數據,分析的結果顯示,手寫時腦部不同區域之間的連結性顯著增強,打字並沒有這種效應。

范德梅爾說,實驗顯示手繪會導致腦細胞活躍,涉及更大的大腦區域。手寫時,大腦連接模式要比在鍵盤打字時精密得多。用筆時,手透過精確控制的運動,獲得視覺和本體感覺訊息(proprioceptive information)的時空模式,與大腦進行連接,對促進學習有很大貢獻。她主張學童從小就必須在學校接觸書寫活動,以便建立神經元連結模式,為大腦提供最佳的學習條件。

范德梅爾指出,對於各個年齡層,手寫對大腦都是極好的刺激,比起在鍵盤上打字,用數位筆在觸控螢幕上書寫會產生更多的神經網絡活動,執行任務時神經元連接越多,潛力就越能充分發揮。

為何數位時代手寫仍然很重要?范德梅爾給出答案,細緻的字母構成以及精確的書寫動作大大強化了大腦與學習相關的連結模式,由此推論,從使用數位筆觀察到的優勢也可能適用於傳統的筆和紙。

教兒童在平板電腦上讀寫,他們經常難以分辨鏡相(mirror-image)字母。她指出,這是因為「用手拼字母是一項複雜的運動技能,挑戰了學童的大腦」。小孩入學,一開始就使用平板電腦教,往往拼字與辨識能力都比較差,很可能跟他們缺乏手寫經驗有關。

對此項研究,兒科神經學家包利其博士(Dr. Paolicchi)提出質疑,由於腦電圖的空間解析度(spatial resolution)較差,無法精確的定位特定大腦區域,范德梅爾的研究並未能描繪出一幅完整的圖像。此外,受測者只使用一根手指,與使用雙手隨興打有很大不同。因此。他認為此項研究有其局限性。不過,范德梅爾的研究仍有相當的價值。

美國是個講求實用,有高科技缺藝術,不知什麼是「美」的國度,有的美國大學生英文字體醜得不像樣。日本人是重視藝術愛美的民族,日本學童仍勤學書法。2010 年,美國教育當局倡導小學3 至 5 年級生學習鍵盤技能,規定4年級學生一次打出一整頁內容,大多數學區基本上放棄了草書書寫,結果問題重重,小學生閱讀書寫的能力普遍下降,影響所及,大學入學門檻的ACT成績,綜合平均分數,創下30年新低記錄。如今改弦易轍,21 個州又開始提倡書法,強制推行書寫教育。加州於 2023 年 10 月通過了一項法律,規定從1年級到6年級學生都必須使用草書書寫。歐文的書寫體(Calligraphy),可分為義大利體(Italic)和歌德體(Gothic),不拘格式則為草書體(Cursive writing)。

美國是科技極為發達的國家,為何數位新科技沒幫助中小學生學習成績進步?(資料:ACT)

從上世紀末至今,學術機構即作過研究,如1990年由卡林漢(Cunningham)與斯塔諾維奇(Stanovich)的研究告指出,學童用手寫字,非但比打字較沒有壓力和挫折感,而且更能自我表達。進入本世紀,也有研究告顯示,手寫更能幫助學童認字、拼字、記字、了解字義。大學生上課,使用鉛筆在筆記本作筆記,學習效果好過於用手提式電腦按鍵作筆記。

人類的文明從造字、識字、寫字開始,中國古人發明了毛筆,並在絲綢上寫字,而古埃及人早先用蘆葦作筆,後來改用鳥類的羽毛作筆在紙莎草寫字。世界的經典均是聖賢筆下之作,諸如歐幾理得(Euclid)的《幾何原本》,克普勒(J. Kepler)的行星運行太陽的軌道圖,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的手與腦部的解剖圖,托爾斯泰用筆創作長篇巨作 《戰爭與和平》,貝多芬用筆譜出《九大交響曲》,日本植物學家牧野富太郎用筆描繪出上帝送給人類最美的禮物「花」的構造圖。

達文西是文藝復興時代的奇才,他不只畫了(夢娜麗莎的微笑),也用筆描繪了手與腦的解剖圖。(圖:Wiki))
牧野富太郎(1862-1957),一生熱愛植物,研究花朵,自學取得東京帝大博士學位,被譽為「日本植物學之父」,這是他畫的花結構圖。(圖:blackbirdbooks.jp)

心手筆合而為一,下筆如有神助,靈感泉湧從筆尖傾洩而出,盛唐詩仙李白、北宋大才子蘇東坡,書法不俗,揮毫寫下傳誦千古的詩句。

《早發白帝城 / 白帝下江陵》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里江陵一日還。
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

《飲湖上初晴後雨》
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

沒筆沒紙,哪有天才?哪來科技?何來鍵盤?

書寫工具也隨著工業革命而演變,鋼筆(fountain pen)19世紀在英國誕生,流行於世界,至今仍有不少文人雅士對鋼筆情有獨鍾。20世紀匈牙利一位報紙編輯拉吉歐.比羅(Laszio Biro)發明了原子筆(ballpoint pen),1941年申請世界專利。現在我們用的不是鉛筆就是原子筆。

19世紀打字機問世,最早發明打字機(typewriter)的是義大利人,1808年培里格利諾 (Pellegrino Turri)設計一台機器,發明碳紙打字。19世紀,打字機普及於歐洲,明治維新後,日本引進了打字機。1960年代,IBM開發出電動打字機(electrical typewriter),1980年代個人電腦興起,打字機逐漸被淘汰,被鍵盤取代。

這是1873年由Sholes and Glidden採用QWERTY鍵盤,開發成功的商用第一台打字機之雛形。 (圖:Wiki)

從大學時代,我這個文科男,就開始在打字機練習英打,滴滴答答,十指敲得越快越有快感,80年代開始用個人電腦,改用鍵盤,半生歲月耗在打文件上,並不是我喜歡打字,而是因為工作需要。至今我仍然喜歡寫字,習慣在口袋裡放了一支鉛筆和一本小筆記簿,腦海裡浮現什麼想法或讀到好的詩句即記錄下來。疫情期間,開始學唱日語歌曲,我把歌詞抄在筆記簿上,由於老了,日文又不行,唱日語歌對我的大腦是一大挑戰,唱一段忘了另一段,只好拿出筆記簿反覆背誦,結果不只心情轉佳,記憶力衰退的症狀也大有改善。顯然動腦、用紙筆減緩了腦袋退化,驗證了范德梅爾的說法。年輕學子整日滑手機,不斷尋求刺激,心浮氣躁,也許是造成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的因素之一,不妨讓自己的眼睛離開螢幕,唱歌動筆寫字,或許有助於免除這種症狀。

使用鍵盤打字,只不過是標準化、格式化的字體,無法展現個人的風格,字體亦可反映一個人的人格特質。說文解字:「字」為心畫也。字工工整整,行事一絲不茍,字潦潦草草,做事馬馬虎虎。唐太宗認為「心若不堅,則字無勁」、「用筆在心,心正則筆正」。蘇東坡在《文字論》寫道「文則數言乃成其意,書則一字見其心。」誠然,字正心正,字美人亦美矣。

在我看來,寫字是一種樂趣,也是藝術,與生俱來的靈性和慧根,讓人能領會人生苦樂。AI有智(intelligence)無慧(wisdom),無法取代人類的腦袋。心手相連,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女性用心用手縫出母愛的偉大!機器人無德無愛,當不了母親,也無法當作家,可以敲鍵盤,握筆之樂,機器人豈能體會?

人為何要活在被科技綁架的世界?提起筆來,管他什麼輸入法,高興寫什麼,就寫什麼,愛怎麼寫,就怎麼寫,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筆紙可讓人找回自我,何樂不為?我寫,故我在。眾人皆愛手機滑滑滑,吾獨愛紙筆寫寫寫,閒來無事看看書,出外賞賞花,不亦悅乎!

Related Posts
村上春樹睽違6年出長篇小說新作 日本書迷排隊搶購

2023/4/13 (中央社東京13日綜合外電報導)在全球享有盛譽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今天推出睽違6年的長篇小說新作,數十位興奮的書迷凌晨早已在東京一間書店外排隊,以等待新書開賣。 法新社報導,位於東京新宿區的紀伊國屋書店已在入口處的桌子上堆滿新書「城市及其不確定的牆」(暫譯)。這本小說目前只有日文版。 一位39歲的書迷告訴法新社:「我想要一回到家就開始讀。雖然想細細品味每個句子,但我大概會一口氣就讀完整本小說。」他非常崇拜村上春樹在超現實色彩作品中摻入流行文化的寫作風格。 村上春樹的上一部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於2017年2月出版。 這位暢銷作家以細膩文字來描寫現代生活的荒謬和孤獨聞名,他的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大約50種語言。 新書開賣前,村上春樹在日本出版社「新潮社」發布的訊息中介紹,這本小說是他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期間進行自我隔離時的創作。 這位74歲的作家曾以典型的神秘風格形容自己創作過程,他說「就好像一位『讀夢人』在圖書館內閱讀『舊夢』一樣」。 代表作有「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的村上春樹,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入圍常客,平時過著隱居式的生活。(譯者:王嘉語/核稿:陳彥鈞)1120413 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是著名的日本小說家和文學翻譯家,出生於1949年1月12日。他是當代最為知名的作家之一,曾獲得多個文學獎項,包括日本文學大獎、弘兼憲史文學獎、柴田錬三郎賞等。他的作品通常涵蓋現代文學、奇幻文學、科幻小說、推理小說、短篇小說和非虛構作品。其中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挪威的森林》、《世界的終焉與冷酷仙境》、《1Q84》等。他的作品風格獨特,有著流暢的語言和意象豐富的描寫,並且常常探討人性和生命意義等深刻的哲學問題。村上春樹的作品被翻譯成多種語言,並且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了廣泛的讀者喜愛。他的作品風靡全球,影響了許多當代作家,成為當代文學的重要代表之一。

吳明益新書「海風酒店」 以行動支持獨立出版、書店

2023/4/13 作家吳明益近期出版新書「海風酒店」,不但選擇和獨立出版社合作,更邀請獨立書店辦簽書會,以行動支持維持不易的小型出版商及通路。書封繪圖為吳明益本人的作品。(小小書房/小寫出版提供)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傳真 112年4月13日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13日電)出版業在群眾閱讀習慣改變及電商折扣戰壓迫下,愈來愈難生存,作家吳明益近期出版新書「海風酒店」,不但選擇和獨立出版社合作,更邀請獨立書店辦簽書會,以行動支持維持不易的小型出版商及通路。 根據小小書房所屬出版社「小寫出版」今天臉書發布訊息,吳明益將在今年夏天出版最新長篇小說「海風酒店」,去年底就決定交由「小寫出版」出版發行,並且由竹東地區的獨立書店「瓦當人文書屋」負責行銷活動的規劃與統籌。在實體活動面,則公開向外徵選有意加入的獨立書店。 小寫出版總編輯劉虹風透過訊息指出,「一間書店能做的事情,也許有限;但倘若島嶼書店群力,我們始終相信,它會成為彼此呼應的星群。至於讀者們,請一起期待與分享,我們很快相見」。 吳明益也特別為這次新書活動撰寫文章,他在文中表示,這波活動會有6場主要的長演講(而非新書發表),以及若干場「短演講」。長演講圍繞的議題,一是談他對長篇小說的認識,並自我分析創作一部長篇小說的開始、摸索、歧路以及未來性;二是自然科學在他虛構作品中扮演的角色,過去他一直沒有時間好好地去說這個議題。 「短演講」則會談他這幾年的另一個寫作意圖,談談他認為的「小說感」(the feeling of fiction),這是他寫作的摸索,也是摸索的告白。 吳明益在文中公開徵求想加入這波活動的書店,也誠懇表達萬一無法將報名的書店納入行程,「若您容許並認為對貴店有一絲幫助,我也會專程過去短時間停留並簽書,算是給我一個認識、了解您所在書店的機會」。 「海風酒店」描述位在島嶼東部「原住民與漢人、祖靈及上帝各自在不同時間移棲至此的小村落」,「一個女子牽著稚齡的女兒,站在『海風卡拉OK』的門口;而在村落的另一頭山腰,預備把山鑿出豎井,開採水泥的機具已經架好」。 文案寫道:「在這個兩大板塊、神話與人間、誕生與消亡交界的縱谷村落,因為命運而聚集於此的眾人一隻眼看著山,一隻眼看著海—他們的決定會是什麼呢?」 相關訊息可至「小小書房/小寫出版」或瓦當人文書屋查詢。(編輯:張銘坤)1120413

確診後記性變差?腦霧會變失智?牛津專家教你改善長新冠【書摘】

許多曾確診COVID-19的患者痊癒後仍深受腦霧、失眠等後遺症所苦。(示意圖/圖取自Unsplash圖庫) (中央社)長達3年的COVID-19疫情漸見緩和,許多染疫者仍為後遺症所苦。英國牛津長新冠門診醫療團隊根據第一線臨床經驗,撰寫全球第一本專業醫療自救手冊。常聽人掛在嘴邊的「腦霧」到底是怎麼回事?記性變差是腦霧嗎?無法集中注意力是腦霧嗎?會演變成失智嗎?要怎麼改善? 「從沒想過會同時頭痛、頭暈、失眠又焦慮;長新冠就像是一種詛咒,身體和大腦都不對勁;疲勞根本不足以形容我的感覺……」許多曾經確診COVID-19的患者,痊癒、檢測陰性後仍深受各種後遺症所苦,疲倦、嗅味覺喪失、失眠、呼吸困難、腦霧,一開始甚至連醫生都不相信這些患者的陳述,讓他們備感孤獨。 牛津第一家專門治療長冠症狀病患的專科診所(The Post-Covid Assesment Clinic, Oxford;或稱Oxford Long Covid Clinic)在2020年成立,依據兩年來的臨床經驗,集結各領域專家醫師共同撰寫《長新冠自救手冊》,針對疫後病患面臨的各種不適,提出可遵循的建議,幫助短期或長期面對長新冠症狀的病患應對自身與外界資訊的混亂。大塊文化邀請國內多位醫師審訂、譯介此書。為長新冠所苦,無法閱讀長篇文字的人可以只讀最切身的部分,一點一點慢慢調整。中央社取得授權與您分享部分篇章。 腦霧 腦霧是長新冠患者用來描述跟思考、記憶和注意力有關的症狀。許多患者形容他們常覺得頭昏腦頓或者心不在焉,記憶力有問題,說話時找不出的字眼,對於大聲的噪音或碰觸等感受又異常敏感。有些人無法集中注意力,連看書或看電視都很困難。在疫情期間很常見的頻繁且冗長的視訊會議,會讓他們大感吃不消。涉及大量複雜暗示、需要集中注意力的社交活動,一般人原本可以應付自如,現在卻會讓人疲憊不堪。 「腦霧一詞無法完整說明這種經驗。事實上,這代表著你根本無法正確思考。我從來沒想到,思考才是存在意義的核心!在狀況最糟的時候,我花了好幾分鐘卻連安全帶都繫不好。」 腦霧也跟長新冠以外的其他疾病,如肌纖維痛及肌痛性腦脊髓炎/慢性疲勞症候群(ME/CFS)有關聯。疲勞是這些疾病共通的症狀,而且會對我們的思考能力造成重大影響。許多人的腦霧和疲勞症狀是緊密相連的,因此也有些人把腦霧稱為「認知疲勞」。 你可能會擔心,腦霧是罹患失智症的徵兆之一。我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感染COVID-19病毒會引發失智症。利用認知功能測驗所進行的研究發現,雖然COVID-19患者的測驗分數略低,尤其是跟維持注意力有關的部分,但這些分數會日益改善。我們的經驗也是如此,患者的腦霧症狀通常會跟其他症狀一起慢慢好轉。 「我的記憶力差到讓我相信自己得了阿茲海默症。我的祖母罹患阿茲海默症多年,所以我知道情況可以變得多糟糕。在染疫之後,我會想不起要說的字眼、老是弄丟鑰匙,忘記我剛剛說過的話。這真的讓我嚇到了。」 腦霧會讓人無比沮喪且深感不安。不論是在家裡或是在職場裡,它會影響做事的能力以及信心。它可以影響你和自己以及身邊其他人的關係。 應對策略 ●許多長新冠患者表示,他們的腦霧症狀跟疲勞有密切關係。假如你的狀況也是這樣,調配生活步調與保存能量的部分可以幫助因應腦霧的問題。 Read more

台灣藝人朱芯儀堅強抗癌出書 鼓勵病友「不要放棄」

2023/6/10 抗癌成功的藝人朱芯儀近期發行散文「保留那個快樂的自己」分享心路歷程,10日舉辦新書分享會,為有相同經歷的病友加油打氣。(重版文化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 112年6月10日 (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台北10日電)歷經18次化療、宣告抗乳癌成功的藝人朱芯儀,近期發行散文「保留那個快樂的自己」分享心路歷程,今天舉辦新書分享會,想為有相同經歷的病友打氣,「希望大家不要放棄」。 朱芯儀今天回憶當時住院化療期間重感冒,咳出來的痰都是綠色的,「呼吸很困難,感冒症狀很嚴重,身體很痛一度以為自己呼吸不到空氣,在醫院住的那幾天妳會很絕望」。 化療副作用除了讓她掉髮嚴重,還有便秘問題,「我那時候打了2、3次藥,意志力就被打垮,因為有些人會腹瀉,但我是便秘,每天上廁所都擔心自己用力、馬桶都會是血,我那時候肚子就像是懷胎9個月一樣,躺下來都很難受」。 朱芯儀坦言身體也出現很多過去沒有的感受,「吃到的肉全部都是苦味,連我要夾髮夾、拿東西都會一直掉,因為手沒有感覺,連手腳關節都變黑,但經歷過6次化療後,我就覺得我一定能撐過去,後面的12次標靶治療就覺得比較好了,當時甚至連戴項鍊,手指甲就直接剝落」。 先前有媒體報導,身兼經紀人的老公衛斯理因照顧她,壓力大到恐慌症發作,朱芯儀回憶:「其實夫妻就是一體的,有時候有些狀況,即使我們不懂,也可以給足夠的空間喘息,就是告訴彼此我們都在」,她說傾聽很重要,讓對方能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 朱芯儀特別強調,遇到病痛要接受正規治療:「生病和癌症會讓人絕望,身邊有家人發生這樣的狀況,真的很痛苦,但一定要相信正規治療,那些偏方都是輔助治療,但它沒有數據」;並透露醫生告知她半年再追蹤一次即可,「醫生很委婉告訴我,要當自己是正常人過生活。」 至於醫生是否有叮囑不能吃的東西,朱芯儀笑說:「醫生跟我說不要吃虧!讓自己快快樂樂就好了!我還自購15本書給醫生,希望如果看到有病人很憂鬱、絕望的話,可以送給病人,我還有寫一些心情小語,每一本都不一樣。」(編輯:李亨山)1120610 藝人朱芯儀(左)抗癌期間,身兼經紀人的老公衛斯理(右)扮演重要角色,10日朱芯儀新書分享會上,衛斯理也驚喜現身,祝福老婆新書銷售長紅。(重版文化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 112年6月10日

Related Posts
村上春樹睽違6年出長篇小說新作 日本書迷排隊搶購

2023/4/13 (中央社東京13日綜合外電報導)在全球享有盛譽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今天推出睽違6年的長篇小說新作,數十位興奮的書迷凌晨早已在東京一間書店外排隊,以等待新書開賣。 法新社報導,位於東京新宿區的紀伊國屋書店已在入口處的桌子上堆滿新書「城市及其不確定的牆」(暫譯)。這本小說目前只有日文版。 一位39歲的書迷告訴法新社:「我想要一回到家就開始讀。雖然想細細品味每個句子,但我大概會一口氣就讀完整本小說。」他非常崇拜村上春樹在超現實色彩作品中摻入流行文化的寫作風格。 村上春樹的上一部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於2017年2月出版。 這位暢銷作家以細膩文字來描寫現代生活的荒謬和孤獨聞名,他的作品陸續被翻譯成大約50種語言。 新書開賣前,村上春樹在日本出版社「新潮社」發布的訊息中介紹,這本小說是他在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期間進行自我隔離時的創作。 這位74歲的作家曾以典型的神秘風格形容自己創作過程,他說「就好像一位『讀夢人』在圖書館內閱讀『舊夢』一樣」。 代表作有「挪威的森林」、「海邊的卡夫卡」的村上春樹,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入圍常客,平時過著隱居式的生活。(譯者:王嘉語/核稿:陳彥鈞)1120413 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是著名的日本小說家和文學翻譯家,出生於1949年1月12日。他是當代最為知名的作家之一,曾獲得多個文學獎項,包括日本文學大獎、弘兼憲史文學獎、柴田錬三郎賞等。他的作品通常涵蓋現代文學、奇幻文學、科幻小說、推理小說、短篇小說和非虛構作品。其中最著名的作品包括《挪威的森林》、《世界的終焉與冷酷仙境》、《1Q84》等。他的作品風格獨特,有著流暢的語言和意象豐富的描寫,並且常常探討人性和生命意義等深刻的哲學問題。村上春樹的作品被翻譯成多種語言,並且在世界各地都受到了廣泛的讀者喜愛。他的作品風靡全球,影響了許多當代作家,成為當代文學的重要代表之一。

吳明益新書「海風酒店」 以行動支持獨立出版、書店

2023/4/13 作家吳明益近期出版新書「海風酒店」,不但選擇和獨立出版社合作,更邀請獨立書店辦簽書會,以行動支持維持不易的小型出版商及通路。書封繪圖為吳明益本人的作品。(小小書房/小寫出版提供)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傳真 112年4月13日 (中央社記者邱祖胤台北13日電)出版業在群眾閱讀習慣改變及電商折扣戰壓迫下,愈來愈難生存,作家吳明益近期出版新書「海風酒店」,不但選擇和獨立出版社合作,更邀請獨立書店辦簽書會,以行動支持維持不易的小型出版商及通路。 根據小小書房所屬出版社「小寫出版」今天臉書發布訊息,吳明益將在今年夏天出版最新長篇小說「海風酒店」,去年底就決定交由「小寫出版」出版發行,並且由竹東地區的獨立書店「瓦當人文書屋」負責行銷活動的規劃與統籌。在實體活動面,則公開向外徵選有意加入的獨立書店。 小寫出版總編輯劉虹風透過訊息指出,「一間書店能做的事情,也許有限;但倘若島嶼書店群力,我們始終相信,它會成為彼此呼應的星群。至於讀者們,請一起期待與分享,我們很快相見」。 吳明益也特別為這次新書活動撰寫文章,他在文中表示,這波活動會有6場主要的長演講(而非新書發表),以及若干場「短演講」。長演講圍繞的議題,一是談他對長篇小說的認識,並自我分析創作一部長篇小說的開始、摸索、歧路以及未來性;二是自然科學在他虛構作品中扮演的角色,過去他一直沒有時間好好地去說這個議題。 「短演講」則會談他這幾年的另一個寫作意圖,談談他認為的「小說感」(the feeling of fiction),這是他寫作的摸索,也是摸索的告白。 吳明益在文中公開徵求想加入這波活動的書店,也誠懇表達萬一無法將報名的書店納入行程,「若您容許並認為對貴店有一絲幫助,我也會專程過去短時間停留並簽書,算是給我一個認識、了解您所在書店的機會」。 「海風酒店」描述位在島嶼東部「原住民與漢人、祖靈及上帝各自在不同時間移棲至此的小村落」,「一個女子牽著稚齡的女兒,站在『海風卡拉OK』的門口;而在村落的另一頭山腰,預備把山鑿出豎井,開採水泥的機具已經架好」。 文案寫道:「在這個兩大板塊、神話與人間、誕生與消亡交界的縱谷村落,因為命運而聚集於此的眾人一隻眼看著山,一隻眼看著海—他們的決定會是什麼呢?」 相關訊息可至「小小書房/小寫出版」或瓦當人文書屋查詢。(編輯:張銘坤)1120413

確診後記性變差?腦霧會變失智?牛津專家教你改善長新冠【書摘】

許多曾確診COVID-19的患者痊癒後仍深受腦霧、失眠等後遺症所苦。(示意圖/圖取自Unsplash圖庫) (中央社)長達3年的COVID-19疫情漸見緩和,許多染疫者仍為後遺症所苦。英國牛津長新冠門診醫療團隊根據第一線臨床經驗,撰寫全球第一本專業醫療自救手冊。常聽人掛在嘴邊的「腦霧」到底是怎麼回事?記性變差是腦霧嗎?無法集中注意力是腦霧嗎?會演變成失智嗎?要怎麼改善? 「從沒想過會同時頭痛、頭暈、失眠又焦慮;長新冠就像是一種詛咒,身體和大腦都不對勁;疲勞根本不足以形容我的感覺……」許多曾經確診COVID-19的患者,痊癒、檢測陰性後仍深受各種後遺症所苦,疲倦、嗅味覺喪失、失眠、呼吸困難、腦霧,一開始甚至連醫生都不相信這些患者的陳述,讓他們備感孤獨。 牛津第一家專門治療長冠症狀病患的專科診所(The Post-Covid Assesment Clinic, Oxford;或稱Oxford Long Covid Clinic)在2020年成立,依據兩年來的臨床經驗,集結各領域專家醫師共同撰寫《長新冠自救手冊》,針對疫後病患面臨的各種不適,提出可遵循的建議,幫助短期或長期面對長新冠症狀的病患應對自身與外界資訊的混亂。大塊文化邀請國內多位醫師審訂、譯介此書。為長新冠所苦,無法閱讀長篇文字的人可以只讀最切身的部分,一點一點慢慢調整。中央社取得授權與您分享部分篇章。 腦霧 腦霧是長新冠患者用來描述跟思考、記憶和注意力有關的症狀。許多患者形容他們常覺得頭昏腦頓或者心不在焉,記憶力有問題,說話時找不出的字眼,對於大聲的噪音或碰觸等感受又異常敏感。有些人無法集中注意力,連看書或看電視都很困難。在疫情期間很常見的頻繁且冗長的視訊會議,會讓他們大感吃不消。涉及大量複雜暗示、需要集中注意力的社交活動,一般人原本可以應付自如,現在卻會讓人疲憊不堪。 「腦霧一詞無法完整說明這種經驗。事實上,這代表著你根本無法正確思考。我從來沒想到,思考才是存在意義的核心!在狀況最糟的時候,我花了好幾分鐘卻連安全帶都繫不好。」 腦霧也跟長新冠以外的其他疾病,如肌纖維痛及肌痛性腦脊髓炎/慢性疲勞症候群(ME/CFS)有關聯。疲勞是這些疾病共通的症狀,而且會對我們的思考能力造成重大影響。許多人的腦霧和疲勞症狀是緊密相連的,因此也有些人把腦霧稱為「認知疲勞」。 你可能會擔心,腦霧是罹患失智症的徵兆之一。我們可以向你保證,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感染COVID-19病毒會引發失智症。利用認知功能測驗所進行的研究發現,雖然COVID-19患者的測驗分數略低,尤其是跟維持注意力有關的部分,但這些分數會日益改善。我們的經驗也是如此,患者的腦霧症狀通常會跟其他症狀一起慢慢好轉。 「我的記憶力差到讓我相信自己得了阿茲海默症。我的祖母罹患阿茲海默症多年,所以我知道情況可以變得多糟糕。在染疫之後,我會想不起要說的字眼、老是弄丟鑰匙,忘記我剛剛說過的話。這真的讓我嚇到了。」 腦霧會讓人無比沮喪且深感不安。不論是在家裡或是在職場裡,它會影響做事的能力以及信心。它可以影響你和自己以及身邊其他人的關係。 應對策略 ●許多長新冠患者表示,他們的腦霧症狀跟疲勞有密切關係。假如你的狀況也是這樣,調配生活步調與保存能量的部分可以幫助因應腦霧的問題。 Read more

台灣藝人朱芯儀堅強抗癌出書 鼓勵病友「不要放棄」

2023/6/10 抗癌成功的藝人朱芯儀近期發行散文「保留那個快樂的自己」分享心路歷程,10日舉辦新書分享會,為有相同經歷的病友加油打氣。(重版文化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 112年6月10日 (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台北10日電)歷經18次化療、宣告抗乳癌成功的藝人朱芯儀,近期發行散文「保留那個快樂的自己」分享心路歷程,今天舉辦新書分享會,想為有相同經歷的病友打氣,「希望大家不要放棄」。 朱芯儀今天回憶當時住院化療期間重感冒,咳出來的痰都是綠色的,「呼吸很困難,感冒症狀很嚴重,身體很痛一度以為自己呼吸不到空氣,在醫院住的那幾天妳會很絕望」。 化療副作用除了讓她掉髮嚴重,還有便秘問題,「我那時候打了2、3次藥,意志力就被打垮,因為有些人會腹瀉,但我是便秘,每天上廁所都擔心自己用力、馬桶都會是血,我那時候肚子就像是懷胎9個月一樣,躺下來都很難受」。 朱芯儀坦言身體也出現很多過去沒有的感受,「吃到的肉全部都是苦味,連我要夾髮夾、拿東西都會一直掉,因為手沒有感覺,連手腳關節都變黑,但經歷過6次化療後,我就覺得我一定能撐過去,後面的12次標靶治療就覺得比較好了,當時甚至連戴項鍊,手指甲就直接剝落」。 先前有媒體報導,身兼經紀人的老公衛斯理因照顧她,壓力大到恐慌症發作,朱芯儀回憶:「其實夫妻就是一體的,有時候有些狀況,即使我們不懂,也可以給足夠的空間喘息,就是告訴彼此我們都在」,她說傾聽很重要,讓對方能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 朱芯儀特別強調,遇到病痛要接受正規治療:「生病和癌症會讓人絕望,身邊有家人發生這樣的狀況,真的很痛苦,但一定要相信正規治療,那些偏方都是輔助治療,但它沒有數據」;並透露醫生告知她半年再追蹤一次即可,「醫生很委婉告訴我,要當自己是正常人過生活。」 至於醫生是否有叮囑不能吃的東西,朱芯儀笑說:「醫生跟我說不要吃虧!讓自己快快樂樂就好了!我還自購15本書給醫生,希望如果看到有病人很憂鬱、絕望的話,可以送給病人,我還有寫一些心情小語,每一本都不一樣。」(編輯:李亨山)1120610 藝人朱芯儀(左)抗癌期間,身兼經紀人的老公衛斯理(右)扮演重要角色,10日朱芯儀新書分享會上,衛斯理也驚喜現身,祝福老婆新書銷售長紅。(重版文化提供)中央社記者葉冠吟傳真 112年6月10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